在愛情裡,我想等一個可以陪我很久很久的人

Advertisement
在愛情裡,我想等一個可以陪我很久很久的人

我只想踏踏實實找個合適的人,一起共度餘生。他喜歡你,你喜歡他。沒有秘密,沒有出軌,沒有任何的不開心。性格不同可以磨合,習慣不同可以適應。只要能夠一起走下去就好。

01

前段時間和先生吵架,具體什麼原因不記得了,總之是些無關緊要的小事。說是吵架其實也不算,因為只是我自己一個人在生悶氣,他連我生氣了都不知道。

我一整天都沒找他說話,他發消息我也沒回,晚上下班回家,走在路上的時候腦子下意識開始想:等會兒回去給他做什麼飯呢?當我意識到自己居然忘記了冷戰的立場,還在關心敵人的溫飽問題時,嚴肅批評了自己,然後繼續給他做了飯……

後來等他回家,進門的時候自然而然親暱地叫我小名,本來還準備板著臉生氣的我,一下子就釋然了。

兩個人在一起大概就是這樣,一邊還在和他生著氣,一邊又在想今天晚上給他做什麼飯,然後聽到他寵溺的聲音,心裡那塊堅硬的部分,一下子就柔軟了。愛情,一半是深沉的海水,一半是激情的火焰。好的時候像泡在蜜罐裡,壞的時候卻恨不得互相殘殺。

02

我以前聽過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

丈夫和妻子一起出去逛街,倆人看到街邊的海報,一個是劉德華,一個是楊洋,妻子說楊洋可真帥啊,比劉德華帥多了,丈夫反駁說劉德華這種經過時間檢驗的帥才是真帥。

倆人誰都說服不了對方,後來就冷戰互相不說話,走著走著走到一個賣酸辣粉的小店面前,妻子很喜歡吃酸辣粉,丈夫就問她:「你要加幾個肉丸?三個夠不夠?」妻子順嘴回道:「不夠,起碼得五個。」丈夫在一邊嘿嘿樂了,妻子反應過來之後也繃不住故作嚴肅的臉,噗嗤笑了起來。

這個故事聽得我好溫暖,婚姻不是只有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煩心瑣事,也有互相調侃趣味橫生的歡鬧日常。

日劇《夏日遺失的27個吻》裡有一段經典對話——

「有時候我真想殺死你。」

「其他時候呢?」

「其他時候我想永遠愛你。」

愛情就是這樣吧,有時候恨不得想一槍崩了你,可是其餘時候,我只想好好愛你。

03

我外公外婆吵了一輩子架,聽我媽說,他們年輕有勁那會兒還經常打架,可就是這樣,兩個人還是風雨同舟互相攙扶走了將近六十年。

我還記得以前回老家,外公和外婆慪氣,說外婆是他年輕時候撿來的,外公經常喜歡調侃外婆是撿來的,外婆就更生氣了,不給外公做飯,外公說你不做拉倒,我還不想吃呢。

兩個人氣呼呼拿我們當傳話筒,我們在一旁偷笑得不行。太可愛了,兩個七八十的老頭老太太這麼大年紀了還要和對方慪氣,和幼兒園的小朋友有什麼兩樣嘛~

今年五月份,外公去世了,我從外地連夜趕回去,見到外婆的時候,她憔悴地躺在床上,手無力地拉著我,眼角都是淚漬。隔天是送葬,幾乎從不在外人面前哭的外婆,眼淚還是止不住嘩啦啦地流淌在布滿皺紋的臉上,她手上攥著的那塊白布,已經被淚水濕透了。那種心酸,我至今難忘。

以前在網上看到一則漫畫,畫的是長椅兩頭背對背坐著一對老夫妻,兩個人顯然剛吵過架,正在互相生氣。這時候,突然下雨了,老爺爺雖然還是背對著老太太,卻撐起傘把手伸向了另一邊的老太太,為她遮風擋雨,任憑自己被雨水淋濕。

畫面下是一行文字:不老的愛情就是,吵一輩子架,生一輩子氣,依然為你遮擋一輩子的風雨。

04

相愛容易相守難,婚前再多花前月下,也難熬婚後的柴米油鹽醬醋茶。

一輩子不吵架太難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脾氣,生活也時常充滿誤會,所以有些瞬間,真的很想一槍崩掉對面這個人。但是,愛始終存在,那些瞬間的想法,也只是一種短暫的發洩。愛與恨,常交織;情與欲,難分離。

微博上有段話形容得很好:大概有時你很愛他,有時又想一槍崩了他,更多時候是你在買槍的路上看到他愛喝的豆漿,就忘了自己是來殺他的。

總有人說「愛情都是不長久的,兩人在一起時間長了,愛情逐漸消失,剩下的只有親情。」可是,我不這樣覺得。人也許會老,但愛情不會老。說愛情不再的這些人,只不過是因為他們不愛了。

相愛的兩個人,也許會爭吵,也許會冷戰,但只有你愛的人才會讓你情緒動盪,只有愛你的人才會為你牽腸掛肚費盡思量。這個時候就需要我們彼此諒解、寬容。

到了有時候很愛你,但有時候想一槍崩了你的情況,我們就需要彼此冷靜、坦誠相待,許許多多的風風雨雨,都過去了,這點小小的摩擦又算得了什麼呢!


我在等一個人……一個願意走進我的生命分享我的喜怒哀樂,同時也願意讓我走進他的生命體會他的愛恨情仇的人。

一個不是因為我的什麼喜歡我而是因為喜歡我而願意接受我的一切的人,一個知道我不完美卻依然喜歡我甚至連我得不完美也一併欣賞的人,一個不在乎別人對他是否讚美而只在意我的肯定與認可的人,一個即使全世界都與我為敵也會站在我身邊寧可背叛全世界也不背叛我人。

風起的日子,我在等,雨落的時候,我在等。我以為你會心疼我風中的寂寞,你會不忍我雨中的孤單。我以為你會出現,會為我遮風擋雨。可是,望穿秋水我卻望不到你的身影。是你嗎?我不知道。可是,我會等。不管還要等多久,我都義無反顧。

就這樣,在我的等待中, 在我滿懷信心的等待中, 在我望眼欲穿的等待中, 在我傷痛煎熬的等待中, 在我近乎絕望的等待中, 在我無怨無悔的等待中。 我一直在等待,靜靜的等待,耐心的等待。因為我相信,等待的最終,你一定會出現。


是的,我在等一個人。一個可以讓我為他一棵大樹而放棄整片森林的人, 一個因為他一根草而使我對整個花園視而不見的人, 一個只因他一顆星星讓我對整個天空都不再在意的人, 一個能為他一瓢水就叫我不在乎溺水三千的人。

是的,我在等一個人。一個可以陪我在陽光燦爛的春日, 一起去放飛風箏也放飛希望的人。 一個在我心血來潮的時候, 會和我衝到雨中而不顧路人目光的人, 一個在秋風乍起的時候, 什麼也不說卻會把外套輕輕給我披上的人。 一個即使寒冷的冬夜, 也願意裹著被子陪「犯病」的我在陽臺上看看流星許許願的人。


是的,我在等一個人。 一個知道我曾經無盡的等待, 因而更加珍惜我的人, 一個也許沒能參與我的昨天, 卻願意和我攜手走過每一個明天的人,

是的,我在等一個人。 我不確定我還得等多久, 我也不知道他會以何種方式到來。 但我確信,在時間無垠的曠野里,我們中會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 恰恰遇到彼此。相信那時候,我們一定能在千萬人中憑藉一個眼神認出彼此。

真的,我在等一個人。 在日子如水的流逝中,我在等一個人,一直在等,靜靜的等,耐心的等......

  
喜欢这篇吗?快分享!
分享
更多
Advertisement
欢迎发表意见
Advertisement